同盾貨客

誰人盛世憑欄外兮,今朝和酒飲獨歡……”九如遲疑了會,覺得帝江和不曦的話有道理。對方眨了眨眼,帝江覺得有點玄。“原來是為這事……”地藏菩薩站起來,將懷里的孔雀交付到一邊的太子長琴手中,對著帝江道:“這原本是天機,但是你如今還差最后一世,也正到了可以告訴你的時候,……那妤桃,本是蟠桃,草木為本,沒有人神的欲望和情感,說他是塊木頭也不為過,于是第一世,按著他本來的性情,成了老樹上的一顆桃子……”

“這……”地藏菩薩面有難色,不是不幫他,確實是不可觸動天機。

來來來,跟阿姨一起再把"炒雞蛋"三個字用標準普通話來念一遍:帝江再一次地打了噴嚏,這回妤桃又停了下來。拉了拉帝江的佩帶。

于是大怒道:“你這個登徒子,枉我當你是個好人,光天化日的毀我清白!師傅師兄,快點趕走他1這一世里,最好的,就是那命里的“注定”。

“有勞了1

******

作者有話要說:潛水的親們,吐個泡泡讓瓦看看乃們可愛的小臉鬧~~~~^_^

一點頭,發現不對,少了個人,再一看,少的正是東華。寄丹飲了一杯酒娓娓道來。

桃枝好奇,又不能多嘴,也不敢倉皇睡覺,陪在妤桃身邊等了一夜,不見當家或者淮南王處有動靜。而這漫長的一夜里,床上的那個人翻來覆去動個不停,分明是沒有睡著的樣子。地藏菩薩拉過太上老君,向前一步道:“善哉善哉!帝江尊主又何必執念天數所定的造化呢?佛祖曾對我等曰:由愛故生憂,由愛故生怖,若離于愛者,無憂亦無怖。取妤桃,代尊主,也是不得以而為之,既然是天數,爾等再固執己念,也依然是這個結果……何況,妤桃小仙片刻前已經入了輪回盤,想是現在也早投胎轉世了……”那日在御書房外,不痛不癢地問他不周山上的風光如何,想是他飛身上天的時候看到了竹林的一幕,也猜不透他的用意,但幾日相處下來,長琴對此事只字不提,只光粘著九如星君談笑風生。

待知曉他的來意后,劉仁骨碌了眼珠,也毫不避諱他的做派,嬉皮笑臉道:“不過是一個小倌,天下每天死的人不計其數,王弟如何對一個下作之人如此關心?”見帝江不回答,寄丹直接走到床邊,將暖壺放在床邊,又收拾了被褥,柔聲道:“王爺這是覺得我這床不干凈?還是怕我吃了你?”

彩神争霸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