棋牌輔助軟件

隨著老獅走出門外,不凡開始和小本聊起天來。“本哥,不知道您是撈哪門的,以前怎么沒聽志過您的大名呀?”小本從口袋里掏出皺巴巴的一個煙盒,取出一根,滿臉歉意:“唉呀,真不好意思,就剩下一根了。”也不管不凡什么臉色,直接將煙扔進嘴里,不疾不慢的說:“我呀,也就是發點國難財,哪個國家要打仗了,就注定我要發財了。走私點軍火,賣賣海洛因嘍,我在世界各地都有一點點生意的啦,我是前些日子才回國的,凡哥你沒聽過我的大名也是情有可緣的嘛。咳!不是什么大生意,小打小鬧去唄!每年也就是百來億的收入,剛夠養活自己那一批手下。”不凡一干人等的臉色都變了,一年幾百億的收入,這是什么樣的生意啊!也難怪,老大在位的時候,一年下來最多賺千來萬,還要去拉關系,往上頭送禮。雜七雜八算下來,能有五,六百萬的收入已經不錯了。不凡用手帕輕輕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,俗偏差些什么。老獅和三個小弟拉著兩個男人進來了。我的心揪成一團,其中一個正是老大,他滿頭是血,衣服破破爛爛的,腿好象都有點變形,現在正處于昏迷的狀態中。見到這幅景象,我的牙哽吱亂響,我真想立刻沖上去將老大救下來,可是這樣一來會害了所有的兄弟。我歪過頭去看另外一人。那人正在地上打顫,由于是背對著我,所以我看不清他地樣子,從衣服破碎的窟窿中我能看到他身上的疤痕,還有雙臂上那數千條的口子,他很瘦弱,我不記得天門有誰這么瘦的。“不凡!你他媽的殺了我吧!你這個畜生,你不會有好下場的1那男人撲上去,被老獅一把抓住頭發,將他往桌角上一摁‘砰’的一聲。這個男人毫無還手之力的被打暈了。這時我才看清楚他的臉,他,他竟然是虎哥!那個半年前體重還超過九十公斤地虎哥!現在的他,估計連一百斤都不到!我的心就好象被幾千萬把刀子同時割著,割完還往上面灑鹽,那咱由心底涌出的疼痛感差點讓我昏厥。“既然人帶到了,那我就先告辭了,凡哥。有空我會請你喝茶的。”小本看到了我鐵青的臉,知道已經搞定,準備撤退了。不凡站起來,到:“哎,本哥,別急著走嘛,我們在聊聊。”小本連連搖頭:“不聊了。不聊了!我要回去好好炮制這兩個混蛋!來人啊,帶走1我們離開了飯莊,坐在車里,我抱著老大哭喊著:“老大,你這是怎么了,你醒醒啊,小九回來了。你醒醒啊1我的眼淚不受擦制的往下流淌,當我看到老大胸品那一道道還未結疤地刀傷時,心更痛了。回到王海所安排的住所,我騰出兩張庫將他們放到床上,趕忙讓小本去叫醫生進來。浩南和奶爸兩個人也是眼睛紅紅的,雖然他們和老大的關系沒有我密切,但也是在他們眼皮低下長大的,如今變成了這樣,怎能不傷心?“浩南,奶爸,你們先出去吧,我想跟老大說說話。”我硬咽著。他們二人點頭離開了,我關上門,坐在床邊。用濕毛巾清洗他們的臉,他們受了什么樣的苦啊,臉上都沒有一塊好肉了。“老大,您能聽見么,我是小九,我回來了。以后就算您再怎么打我,再怎么罵我,我也不走了。”淚水打濕了床單,我用手擦了擦眼睛:“老大,都是我不好,我應該早點回來地!我該死,要不是我您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。老大,您能聽見我說話嗎……老大……”天似乎暗了,漸瀝瀝的雨點從窗戶外掃了進來。我站起身,去關窗,卻被一只滿是老繭的手抓住了胳膊。老大緩緩睜開了眼睛,滿是笑容的看著我:“小九,真的是你,真的是你回來了?”我急忙轉身,半跪在地上:“老大,真的是我!我回來了1老大地臉上出現了很多很多的皺絞,多的不敢去數。就這短短的半年時間,老大好象變成了另外一個人,這哪是在海州叱詫風支的天門老大,他現在就是一個瀕臨死亡的老頭子埃“小九,對……對不起,我錯怪你了。一切的一切都是……都是不凡策劃的,我,我老糊涂了,竟然相信了他,你能原諒我么。”老大眼中淚光閃爍,裂開的嘴唇正在往外滲著鮮血。“老大,我去給您倒杯水,您等我1我抽泣著站起來,卻被老大死死抓住了手。“疼,小九!小九,我疼啊!疼……”老大慘叫著,慘叫聲中那股無力感讓我窒息。我手忙腳亂地回到老大身邊,哭著問:“老大,你哪里疼,我幫您揉揉,我幫您揉1老大哭了,他用顫抖的手指著后背,又指了指胸口:“我真的好疼……小九……我全身上下都疼……我的心……更疼礙…”一個再堅強的人,也有他脆弱地一面,當我輕輕將老大的上衣脫掉之后,我的心徹底涼了。老大的背部有三下幾處爛肉,那些爛肉已經開始化膿,傷口已經感染了,當我輕輕用毛巾去擦拭那些傷口的時候,發現,每個傷口處都有一枚鋼釘……“老大1我緊緊抱住他,老大在我耳邊輕輕說:“小九……我能在臨死前見你一面,這是上天給我最好的賞賜,我做了那么多壞事,早就料到……有今天了,咳-…我也是時候下去。跟你嫂子團聚了……”“嫂子?嫂子她……”“你小心你的兄……兄弟……炎……炎幫老大……是……”老大用他停留在世上最后的一口氣說出了這句話,老大的心臟停止跳動。我的心仿佛也跟著他一起去了。“老板,醫生請來……請來……”小本見到眼前這一幕,便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兒,又緩緩退了出去。“老大1我用平生最大的力氣吼叫著,我想讓老大重新醒來,一幕幕童年舊事,開始在我眼前回放,就好象錄象機倒帶一般。老大第一次帶我砍人,第一次罵我,第一次打我,第一次給我發工資,第一次帶我去桑拿房,第一次……我眼前的所有事物好象都在轉動,不停的……轉動。

第九章修車的錢

第九章修車的錢“小威,在哪兒呢?”我沖著手機叫了起來。佐威的聲音傳來:“哦,宇哥啊!我正在片場呢?有事兒?”手機內傳來轟轟的機器運轉的聲音,還有不少人的吆喝聲,我大聲到:“老子明天要去日本,公司你就幫我好好打理一下。”“什么?大聲點,我這聽不清。”佐威也沖著我吼。我怒到:“去人少的地方,他媽的1過了差不多兩分鐘,世界可算是清凈了,佐威咋呼到:“宇哥,你要去日本?我操,有這么好的發財機會你怎么也不通知哥們兒一聲啊?”“發財?發什么財?”我聽的一愣一愣的。“操,日本啊!色情之都,天人的天堂,你不知道日本是百業蕭條,唯興黃業么?去日本請幾個出名的AV小妞回來拍片,那可就真他媽熏翻啦1我罵咧:“你腦子里怎么想的都是錢,老子這次是去做正經事!先不說了,就這樣吧1合上手機,我又給夏小倩打了個電話,很可惜手機已經關機了。躺在別墅,柔軟又舒適的大床上甜美地睡了一覺,次日醒來,黑鬼他們早已在樓下坐定了等我呢。“老大1“老大1我打了個哈欠,來到雪柜旁取出一罐啤酒,自顧自地喝了起來:“這么早人就來齊了?那些小弟呢?沒問題吧?”我看著黑鬼。黑鬼點頭:“老大,這你就放心好了,這幫兄弟都是我和小強早期帶出來的,別的我不敢說,你擺一個小日本鬼子在他們面前,他們保證兩眼冒火。”“那就好1我微笑起來,看了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,八點四十,也差不多該趕去飛機場了。我們一行十人,搭上了兩輛面包車。小強則是先去機場安排小弟們上機的事情去了。南吳航空公司。飛機場和火車站每天都是那么忙碌的,登機、落機的客人絡繹不決,寬大的屏幕上顯示著幾點到幾點的航班,不過我們是不用理會這些的。剛下車,剛囑咐了那兩個開車的小弟幾聲,就見到遠遠有幾個人跑了過來。還沖著我揮手:“宇哥!宇哥1竟然是佐威這個混小子。等他來到我身邊,我發話問到:“你怎么跑來了?不是讓你照顧公司么?”佐威擦了擦頭上的汗,指著我,罵到:“他媽的,宇哥,你真不夠意思,公司有什么好照顧的,誰還敢去搶不成?在南吳呆的我也有點發昏,張導這不也跟來了,一起去日本觀摩觀摩,也學習一下人家拍AV的手段。”張導還是老樣子,鴨舌帽,叼著煙斗,他感嘆到:“日本啊!一個充斥著色情與暴力的國家!從小家里窮苦,沒錢,也沒時間去,這次有時間,也有錢了,夏老板,就容許我跟著你們去日本吧。”我身后的文豹他們是大眼瞪小眼的不知所措,我拍打著自己的額頭,叫到:“好吧好吧,既然你們兩個那么有誠意,那就帶上你們1佐威嘿嘿直樂:“不帶也不行啊,十點的飛機票昨天晚上我就訂了。”這小子是早有預謀的,不過也好,去到日本,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。“我們可是不用飛機票的。”正和佐威閑扯,南吳航空公司的老總秋老板帶著她那漂亮的女秘書走了過來,滿臉微笑地伸出了肥嘟嘟的小手:“小宇兄弟!你來啦1我也是極為客氣地遞出了爪子,哦不,是手,笑到:“秋老板,真是奇怪了,您怎么越活越年輕了1“哈哈,小宇兄弟真會說笑,專機已經準備好了,隨時都可以出發1我問:“我的那些小弟呢?”秋老板到:“已經在飛機上了1“那好,這就麻煩您了,秋老板1秋老板臉上從始至終都掛著微笑:“這次去日本,小宇兄弟你可要小心些,那邊最近有些不太平,消息透露好象正受到恐怖份子的襲擊……”他看了我一眼,哈哈一笑:“怎么可能呢,一定是假的,這和平盛世,哪來的恐怖份子!登機,登機。”恐怖份子?莫非是白骨他們?我靠,不會吧!我帶著一干人等從工作人員通道走過去,登上了飛機,佐威嘖嘖有聲地稱贊到:“有本事真好啊,連出國游玩,機場的老總都親自來送機!要是換成五年前我連想都不敢想。”我嘆了口氣:“我是去做正經事的。”佐威說了一大套,無非就是一些“靠,別騙我了,去玩女人就是玩女人,什么正經事?”“你丫還有正經事去辦?”什么的。等上了飛機,豪華機艙內兩百名著裝各異的小弟轟然站起來沖著我吼:“老大1的時候,佐威才緩過神來,他瞇縫著眼睛看著我,驚訝地說:“宇哥……你……你說,你這次要去干什么?”黑鬼拍著佐威的肩膀說:“小威哥,您放心好了,有咱們宇哥在,還怕他們傷了你半根寒毛不成?”張導如一根木頭人似地杵在艙口,喃喃到:“佐老板……老大……我想我們是不是應該換一架飛機?”張導的眼睛雪亮雪亮地看到了小強持在手中正把玩著的手槍。這時服務員走了過來,喇叭內也傳來的聲音:“請乘客們關掉手機,在未到達目的地之前,為了您和您周圍人的安全,請關掉手機……請勿帶易燃,易爆等物品上機……”“大家好,我是空姐17號,也是你們的服務員,有什么需要請向我提出,我一定會盡量滿足大家。”那個長相一般,身材卻不錯的空姐17號正對著我的那票小弟微笑服務。“嘿,弄幾個妞上來殺殺火1不知是哪個不長眼的小弟叫了起來。黑鬼喝到:“去去去,滾一邊玩蛋蛋去,這是飛機,不是火車!怎么能弄幾個妞玩玩?你小子真沒文化1小強鄙視了黑鬼一下:“拜托,火車也不能這樣1艙門緩緩關閉了,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,佐威猛然叫到:“下機,我要下機,老子的機票還沒退呢……那些可都是錢來著啊1

屠也的臉色蒼白,正橫臥在車座上,身上纏滿了繃帶.我叫了一聲,屠也絲毫沒有反映,我連忙上前扶起他,去憤怒的發現,屠爺的右小臂竟然不見了!空蕩蕩的袖口在雷雨中更顯猙獰.我操你媽,白骨!我爆怒的一把掀起白骨的衣領,右手狠狠的一拳大在他臉上.白骨向后摔到,撲通一聲坐在了水中.老子,老子殺了你!失去理智的我,從褲腰上抽出了那柄銀搶,走上前抵在白骨的腦門上.白骨捂著連無動于衷的坐在雨中,此時空中劃過一條閃電,我發現白骨單薄的上衣內也纏著原本白色的,但現在已經被血水殷紅的繃帶.黑鬼和小強一見情況不秒連忙上前將我攔住:老大,冷靜點,這事兒不能完全怪白骨哥啊!就在此時,灰熊扶器了白骨,他看著我,說:宇哥,還是想半大先救救屠爺吧.灰熊的一句話點醒了我,我彈開身邊的黑鬼,叫到:快,快把我師傅扶到車上去!眾人手忙腳亂的將屠爺扶到了大巴上.經過了剛才的那一翻折騰,我們的衣服褲子全部濕透了.可是現在卻顧不了這么多了,救治屠爺才是眼前最重要的事.雖然和屠爺接觸的時間不長,但我對屠爺卻有另外一番感情,這種感情就連我自己也說不清楚.是師徒之間的感情么?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一點,屠爺對我來說很重要.小本,附近有沒有醫院?我呼喚小本的時候他正在檢查屠爺的傷口.小本抬起頭,一臉正色的看者我:宇哥,這位老先生是被袖里箭傷著地,除非去南邊,那里有一間,醫院院長是自己人.我們來的時候附近不是有一間醫院么,為什么不能去那里?黑鬼叫了起來.小本連連搖頭:不行!袖里箭,這是上級忍者用的武器.你們知道上級忍者一般都在什么地方活動么?小本臉色很恐怖.白骨幽幽地開口了:靖國神社,屠老爺子是在那里受的傷小笨點了一下頭:是啊,如果現在將老先生送去附近的日本醫院治療,我怕是會害了他.我用搶柄敲打著腦袋,小本叫到:啊安,你送老先生去那間醫院!看樣子應該是流血過多,導致休克了,再晚一點可能連命都沒有了.阿安是小本的助手之一.阿安點點頭:是.我猛然拉住阿安的手:他是我師傅,我請求你,一定要保住他的命.阿安被我的表現嚇了一跳.抽開我的手,抱起屠爺飛奔下了巴士:放心吧,我一定會的.等阿安開走了白骨和灰熊他們兩人其中一輛越野跑車的時候,白骨大叫起來:不好,那輛車是我們搶來的,會不會車內頓時一片安靜,沒人說話.甚至連喘氣的聲音都小了許多.沙袋!炮手!我高聲叫到.在!我說:給你們派五個小弟,追上阿安,確保我師傅的安全,我們呆會去那間醫院跟你們匯合!放心吧老大!這事就交給我們!炮手拍著胸脯保證.看著炮手和沙袋柃著搶下車,我走上前.重重的拍了拍他們的肩膀:小心點.二人沒說話,只是看了我一眼,點點頭,走了.媽的,忍者,忍者!我操你媽的忍者!我狠狠的一甩手里的銀搶,乓啷玻璃被搶砸碎了.白骨不知從那里弄來的注射器,正往自己的胳膊上扎針.我怒沖沖的走上前,沖著他吼:白骨,你的那些小弟呢?他們人呢?白骨注射完海洛因之后,長喘了一口氣,說:死了,都死了.就剩下我們三個人活了下來.周圍又是一陣安靜,過了良久,白骨看著車外那跳動的雨點,說:夏宇,那群黑幫頭子已經在聚會了,你打算怎么辦?怎么辦?我冷笑著取出遙控裝置,遞給了白骨.轟!轟!轟!轟!巨響圍繞在我們身邊,大地劇烈的顫抖著.遠遠的看去,一棟高聳著的建筑物在幾秒鐘之內消失在視線中,周圍地高大建筑物走在飛快的崩塌,我們依稀已經能聽到人們的呼喚聲.抄家伙!給我殺光這些夠雜碎!赤著上身,端起箱內的兩挺青機槍,下車了.兩百多號小弟全副武裝的從大巴內走了下來,黑鬼抗著火箭炮,對準了遠處的高樓就是一炮.炮彈在幾秒鐘之后砸在了那所高樓的中部,火光死起.混亂,周圍的場面一片混亂.我們抗著搶四處掃射,在嚴密的交織火力網匯總,那些沖出來的日本雜碎紛紛倒在了地上.警車和消防車的聲音傳來,我吼到:殺,殺~給我殺光他們!一個也不準放過!說完,我紅著雙眼沖上前,對準一輛剛剛停好的警車就是一通連射.鐺鐺鐺鐺!一連串的聲音從警車上傳來,砰的一聲,那輛警車爆炸了.越來越多的警察陸續趕到,我們用街道做為掩護體跟他們打起了城市戰,一顆顆的手雷在平坦的道路上炸開了花,一輛又一輛的警車被我們炸毀,日本雜碎們用對講機說著什么,我想應該是請求支援.暴風魚繼續下著,與先前有一點不同,這次周圍有了樹十處鮮紅的火焰來襯托它的美麗.殺殺殺!小弟們狂吼著,機槍內伸出的火舌正吞噬著一個又一個雜碎的生命.戰斗持續了十分鐘,我們這邊只傷到了四個人,而日本雜碎則是被我們干掉了不少于三千人,當然,這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平民.這有什么關系呢?血海深仇只能用鮮血來撫平.第一百二十六章興風作浪(下)

第一百七十五章籃球(上)“老大,沒想到你現在進步這么大,竟然能跟白骨打成平手1奶爸扔了瓶啤酒在我手里。“進步?進步個屁1我沒好氣地灌了兩口。一個吸毒吸的骨瘦如柴的家伙竟然都跟我打成了平手,說出來我這個老大還怎么當下去?幸好他是白骨,要是換成別人,估計我也不用混了,回家耕田算了。身上的傷口仍然在隱隱作痛,門外跑進一個小弟:“老大,威哥來看你了。”“威哥?誰啊?”我正納悶呢,就見佐威一瘸一拐地走了進來。我站起來笑到:“哈哈,小威!是你啊1佐威的頭和腿都纏著繃帶,他苦笑著說:“宇哥,謝謝你。如果沒有你,估計我這條命算是要報銷掉了。”我走上前,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小子,你說什么呢?咱們可是兄弟啊!你的事兒不就是我的事兒?他們沒怎么虐待你吧?”給佐威讓了個位置,他緩緩坐下,似乎很不愿意回憶當時的情景:“白骨的那幾個手下……簡直就不是人。”說完,他擼起袖子,他的右胳膊好象玻璃一般在隱隱發光,仔細一看就會發現,那是一層皮膚被剝掉后遺下的疤痕。“這……你的胳膊……”我膽戰心驚地看著佐威的胳膊。佐威搖搖頭,從口袋掏出一支香煙扔給了我:“算了,過去的事兒就不要再提了。白骨被你教訓的狠慘,估計現在還躺在醫院里。我的仇也算是報了……”我點燃香煙:“怎么?遇到這么一點小小的挫折你就說算了?你以后還怎么混?”佐威苦笑兩聲,沒說話。陳蕓和小雨點這時從屋里走出來。陳蕓向佐威點點頭,來到我身邊說:“宇,你要注意休息,你的傷還沒好呢。”我笑到:“算了,不就是一點小傷么?不礙事兒,我的命長著呢1我轉過頭對佐威說:“小威,來,我跟你介紹,小雨點,我妹……哦不,我的女人……雨點,這位是威哥。”小雨點臉上滿是喜悅,乖巧地點頭叫到:“威哥你好。”佐威這小子眼睛都看直了,他吧唧吧唧嘴巴笑到:“宇哥,你的艷福還真不淺埃”我正準備損這小子兩句,陳蕓說話了:“那得看他有沒有福氣享受了。”我被噎了個夠戧,打了個哈哈糊弄過去,叫到:“有沒有人做菜?我餓了?”小雨點嘻嘻笑到:“放心啦,蕓姐姐已經做好嘍1“蕓姐姐?叫的那么甜?哈哈……小威留下來吃頓便飯吧1我笑著攬住佐威,來到椅子上。陳蕓和小雨點這兩個女人跑進了廚房,將香噴噴的大米飯端上了桌,挑得我食指大動。想想這幾天在醫院吃的那些冷飯就覺得惡心,那些玩意兒也是給人吃的?一想起醫院我就來氣,我陰沉著臉說:“他媽的,那個叫思思的女人,誰有本事把她干了,老子出十萬1小雨點輕輕拍打一下我的胳膊,奶爸叫囂起來:“老大,這簡單啊,不就是一個女人么?我幫你搞定1我嘿嘿一笑:“那可不是一般的女人,他舅舅是某個派出所的所長,你去不去?”奶爸不吱聲了,佐威笑到:“宇哥,這事兒就交給兄弟吧。算是還你一個人情1“哈哈,還是你小子夠哥們1我攬住佐威,啤酒瓶狠狠撞在了一起。感情一般都是在酒桌上培養起來的,別的我不敢說,就拿今天來說。如果有人拿著刀來砍我,佐威肯定第一個沖上前為我擋刀。一邊喝佐威一邊說:“宇……宇哥!他……他媽的,你,你就是我的親……親大哥!誰,誰要是敢動……動……動你,我保證跟他玩命1我咋呼到:“真的假的?你可別嚇我1佐威啪啦一拍桌子,吼到:“怎么?宇……宇哥,你看不起我是不……是不是?你信不信……我真的……真的……”話還沒說完,佐威好象一條魷魚竄到了桌子底下。酒,真是個好東西,真的!一邊吃飯,一邊聊著天,就好象什么事兒也沒發生過一樣,佐威則是被他的幾個小弟送走了。我拼命忘陳蕓碗里夾著菜,總感覺自己做錯了什么事兒。可惜了,這一切都白費,陳蕓只是埋頭扒拉著飯碗,瞪著眼睛看我。我也想好了,如果陳蕓實在不同意我和小雨點在一起,那我跟她也就算是完了。讓我這么優秀的男人成天只對著一個女人,那我鐵定受不了,會有審美疲勞嘛。而且古語有言:人不風流枉少年。我還很年輕!本來一‘家’人吃的樂呵呵的,偏偏有個不速之客上門了。“呦,吃的還蠻香的嘛!有沒有準備好我的筷子啊?男朋友1最后三個字兒異常的沉重。我別過頭,是唐曉敏。我笑了起來:“女朋友來了,我當然得準備碗筷了!浩南,去準備一個碗和筷子1我也在‘女朋友’三個字上加重了讀音。唐曉敏咬著牙坐在浩南的位置上,直勾勾地看著我:“原以為你受了很重的傷,所以特地帶了點東西來看你!沒想到,你過的還挺開心的1唐曉敏把大包小包的東西放到了地上,我隱約見到四個字兒‘生命一號’。我放下碗,呵呵一笑:“人只要沒死,總是要找些樂子的。更何況是我呢?白骨的情況怎么樣?”唐曉敏氣呼呼地說:“我也就奇怪了,好象你和白骨這種壞蛋為什么生命力都那么頑強?白骨他啊?他現在在家里彈鋼琴呢。真是兩個怪物1“哈哈哈哈……白骨哪有那么容易掛啊!你可真是個傻丫頭1我肆無忌憚地笑著。卻沒發現,小雨點和陳蕓這兩個姑娘家家的已經跑進了我的房間里。我問:“螳螂,找我有什么事兒?”唐曉敏不樂意了,從自己口袋里取出薄荷煙刁在嘴里:“怎嘛?沒有事兒就不能來看看你了?”我笑到:“當然不是了,你想來隨時歡迎嘛。”唐曉敏站起來,說:“夏宇,我要你現在跟我走1“干什么?”“我要真正的當你女朋友1“不行!我的傷還沒好1

第二百零三章炎幫的復仇(五)

第四十五章調戲

“老……老大……這是什么意思?”我看著那張錄取通知書,實在沒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。“媽的,什么意思?自己不會看啊1老大很不爽的罵了一句,指著我說:“去給我上學1“上學?老大,求您了,放我一馬吧,你讓我去砍人,我肯定眉頭都不會皺一下,讓我上學……那不行……不干1我哭喪著臉,提出了抗議。老大說話可是一言九鼎,從我十五歲被他從人口販子那救出來時候就知道了。“老大……哦不……親老大……爸……求您了,別讓我上學……嗚……”我作著最后的反抗。學校對我一個在社會上打滾多年的人來說,絕對是一個地獄,對,一個地獄。老大手中的遙控器‘啪’一聲砸在我的頭上,罵到:“小子,如今社會在進步,咱們黑社會也不同往日了,你最好給我乖乖去上學,不然的話,哼!老虎,知道怎么做吧?”開山虎眼珠子一瞪,兇光四起。“……”我看著房間內這三個老頑固實在說不出話來,猛的打了個激靈,問到:“哎,老大,不對啊,我都去上學了,那四個場子怎么交給我?”“五年以后呢,你急個什么勁?”開山虎極其不負責的叫嚷起來。我操,這不是玩我呢么?我死命抓了抓那三寸短發,一屁股坐在沙發上,說不出話來了。如今這情況還讓我說什么?毒蛇看了看手表,笑到:“小九啊,都兩點了,你也該回去了,放心,肥雄和瘦狗會跟著你一起去,對了,還有你那個小弟,他不是沒死么?把他一起帶去吧,都是小孩子,陪著你,也好照顧你。”“蛇爺,別玩我了行不?肥熊那個傻鳥光是體重就有200多斤,走起路來簡直是波濤洶涌,他像學生?瘦狗更絕,他媽的簡直就是一個人棍,你把他們倆派在我身邊,是不是想讓我被退學啊?”毒蛇想了想也是,隨手指指點點道:“行啊,那你指定人手吧,不超過五個就行,但是記住啊,他們只是保護你的安全,可不是讓你發展什么校園黑社會,你要是敢在那個學校亂搞的話,小心我派人剁了你小子1我唉聲嘆氣的走出房門,忽然想到一些事,又轉頭進來了,笑嘻嘻到:“老大,既然我都要去上學了,多給點零花錢行不?”老大無語的看著我,揮手指了指毒蛇到:“給小九點零花錢。”“哦1毒蛇在口袋里掏了半天,終于取出三張一塊錢,兩張五塊錢,還有一張十塊的扔到我的手中,還很好意思的說:“諾,零花錢……”“我……操1說完,我看著手中的‘零花錢’搖頭連連的走出了房間。老大在屋內喊到:“上學之后給我醒目點,小屁孩。”哎,也就老大敢這么喊我,別看我才20歲,但是已經在社會上打滾多年了,三歲以前的事,我是不記得了,只知道六歲就被人口販子賣到農村,被人當兒子養,到了十歲,又被賣到了城里賣花,乞討,一直到十五歲,被老大救了出去。那時候老大還是個小混混,(笑)五年過去了,老大已經成為了一方霸主,而我則靠著過人的膽量與氣魄奪取了南城九哥這個綽號,如今我想起來,還是蠻叼的!“九哥走啦1門口的妹妹仍舊微笑著向我打招呼,而我則失去了調戲她們的興趣。“唉。”嘆了一口氣,指了指到:“車,車呢1“是是1小姐立刻拿起通訊器叫到:“九哥用車。”對面傳來清晰的聲音:“是!一分鐘。”不一會兒,一輛改裝過的奧迪A8停到了公司門口,我微微擺手,便鉆了進去。在天門公司內,總共有八個地區老大,一個大哥大,還有一個師爺,而我則就是那八個地區老大之一。“九哥,去哪?”司機小文必恭必敬的看著我。“去天臺酒吧,我不想回家1我依在靠背椅上,閉目養神。不一會兒,已經開到南門的鬧市,雖然已經兩點了,但街上仍然熱鬧,燈火通明。“好了,小文,你先回去休息吧!我今天晚上不回去。”我笑了笑走下車。小文則點點頭,飛快的調頭走了。每個老大都擁有特定的司機與坐駕,他們是拿月薪的,所以我不用給錢。“哎呀,這不是九哥么,快里面請。”小姐滿面笑容的牽著我的手,將我帶上了頂樓。“有誰在?”我看著小姐問。“恩……有長發,小馬,山豬,還有……”我擺擺手打斷她的話,嘀咕到:“行了行了,別說了,這些人還不配跟我喝酒,好了,你下去忙吧1打發走了小姐,我坐在一個風涼水冷的地方抽起了煙。這個酒吧的名字叫天臺酒吧,所以是開在天臺上的,用幾個大棚子支起了一個舞臺,供客人在里面跳舞,周圍都圍上了高高的柵欄,預防鬧事時失手將人推下去。經理早見到是我,立刻送了一個特大的果藍在我面前,外帶送了兩打啤酒,搞的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。“哎呀,九哥,人家都站在這了,還不請我喝一杯啊?”張經理微笑著看著我,她年齡約莫有三十多歲,在這間酒吧干了約莫三年,很早以前跟隨老大到這的時候她便在這里做事了,不過那時候只是一個跑腿的服務員。我輕輕伸伸手道:“張經理,太客氣了,請坐1張經理開了兩罐啤酒遞到我跟前,碰了一下,問到:“九哥碰到什么煩心事了?”我搖搖頭,沒說話,將啤酒一口干掉,大口大口的抽著煙,過了一會兒,我看著張經理問:“你說,我這德行能上學么?”“上學?”張經理笑了,拍打著我的肩膀到:“九哥你太會開玩笑了。”做經理的確是這樣的,從來不輕易猜測客人的心思。說任何話都是摸菱兩頭尖。我也笑了,仰在椅子上看著天空。張經理很識相的告辭去招待另外一桌人去喝酒了。媽的,這叫什么事?讓我一個堂堂黑社會大哥去上學?老大真是吃錯藥了么?迷迷糊糊的我睡著了。不知過了多久,左方一陣喧嘩打攪我的睡眠。按理說,酒吧內原本就是吵鬧無比的,但我也習慣了這種氣氛,如果是很靜的地方,我反而睡不著。但這種吵嚷是我很熟悉的,又要打架了。我睜開眼睛,看向前方,幾名穿著黑衣的大漢,正扯著一個陪酒小姐,上下齊手,嘴里還淫聲蕩語到:“小丫頭發育的還真好,來嘛,陪哥哥睡一晚上,保證不少你的小費1只有張經理在陪著笑臉:“哎呀,老板,您喝多了,我們這的小姐還都是實習生,不干那事的,如果您要找小姐去二樓行么?我保證幫你找個好的1這種事,在酒吧內我都見的多了,保安都不會理的。誰知,在此時那大漢反手一個巴掌便將張經理打翻在地,咆哮到:“媽的,老子有的是錢,你這么說什么意思?嫌我給的錢少是不?”保安呼啦一聲圍了上去,將張經理拉到一旁。保安隊長是個人高馬大的家伙,我們都叫他野牛。野牛走到那大漢身邊勸到:“老板,別發火,這妹妹確實不賣身。”黑衣大漢火了,將那陪酒小姐一把推到一邊,喝到:“媽的,你這是什么意思?想打架?”野牛拍拍他的肩膀到:“怎么會呢,做生意是和氣聲財嗎,來啊,張經理,送兩打酒給這位老板1黑衣大漢噶噶噶噶的笑了起來:“好,不錯,夠爽快,我喜歡,哈哈,今天的事就這么算了1說完,與身邊那三個男子坐了下去,嘻嘻哈哈的喝起酒來。我蹲坐在椅子上,欣賞著這場鬧劇,而那無辜的陪酒小姐則是低著頭,那模樣楚楚可憐。我揮揮手笑到:“野牛,把那小姐給我找來,對,就是她1野牛在輕輕的在那陪酒小姐耳邊說了幾句話,只見她點點頭,慢步向我走來。借著微弱的燈火我看清楚了她的模樣,雖然不是絕色天香,但也確實有幾分姿色,櫻唇點點,秀目炯炯有神,只不過眼圈內有些血絲,顯然是剛剛哭過。“喝酒。”我遞給她一瓶啤酒。干了一杯后,我問:“丫頭,用不用我去教訓那幾個人一下?”女人搖搖頭,低聲說:“他們人多,你打不過他們的……再說……我只是個打工的……不想惹事。”我笑起來,老子這一顆腦袋就值幾千人了。將她攬在懷中,吊二郎當的走到剛才那桌喝酒大漢的身邊。“喂,你們欺負我女人啊?”“你誰氨左手一個大漢猛的站起身來,推了我一把。我‘撲哧’一聲笑出聲來,看著他問到:“你不認識我?”“操,誰褲子露了,把你給掉出來了?是不是想找茬啊?”大漢死死的瞪著我,感情他沒將我這二十歲的小孩子放在眼中。我點點頭,指了指他,緩步向DJ處走去,懷中的妹妹已經嚇傻了。第一百二十三章家長第一百九十二章武力制裁(一)

第三十三章我的校園生活“小宇1沒等我打電話過去,手機就鈴鈴地響了。身在某地的唐功成一副很爽的語氣:“要不是你事先告訴我有人要來偷襲,沒準我今晚真得栽在陰溝里!哈哈,一共來了三十二個日本忍者!現在全讓我擺平啦,哈哈1說完,語氣一正:“對了,曉敏現在怎么樣了?”我笑到:“她沒事兒了,唐大哥你放心吧1日本忍者?媽的,Ricky那個小王八蛋,要說他跟日本的某個組織沒關系那才奇怪!我問:“唐大哥,你問出來那些日本忍者是什么來自什么組織嗎?”唐功成說:“還沒,這些小日本嘴硬的很,一口咬定自己是什么‘稻川會’的!我已經請人讓耶穌來辨認一下了。晤,必經他在日本還是認識不少人的。”關斷電話后,我來到樓上,探望正在昏迷著的唐曉敏,陳蕓安慰我說:“宇,其實沒什么大事兒,就是傷口破裂導致了大出血。估計明天一早就會醒了1我說:“恩,我知道。不過那間醫院是再也不能去的了,媽的,三番五次都有人在醫院出事兒!這要是傳到道上我夏宇還有什么面子?”說來也奇怪了,在這種情景下我第一個想到的不是眾人的安全,卻是自己的面子。沒過太久,唐功成的電話又打來了,這次有點急促,他說:“小宇,趕緊來我家,可能要出問題。”我二話沒說,批起衣服,一拐一拐地就上了面包車,跟我一起的有浩南、奶爸還有陳蕓。來到唐家別墅,我們四個人直接就走了進去,地上的血跡一群黑衣保鏢正在清理。他們見了我全都面無表情地點點頭。看,這才有派頭么?要不說那些大哥身邊怎么都跟著一個鐵面人呢?進了別墅便有一個傭人帶我們上了二樓。剛來到二樓,一股血腥味就傳到了我的鼻子里,幸好這種事兒我見的多了,沒有什么想吐的欲望。回過頭再看看浩南他們的臉色那更是無所謂了,就跟看到電視劇里灑狗血差不多。地上有玻璃碎片,彈頭,血,還有胳膊腿之類的玩意兒。我還見著一個女傭正挺熟手地揀起地上的碎肉往垃圾箱里扔呢。“小宇!你來啦1唐功成迎了過來。他身后站著十來個人,白骨和耶穌都在常唐功成身后多了一個滿臉殺氣的中年人,那如刀刻般的臉型一般人還真長不成那樣。“唐大哥。”唐功成將我引到眾人面前,說:“我也不用介紹了,夏宇,大家都認識了。”我沖著耶穌和白骨點點頭,唐功成繼續到:“夏宇啊,那個Ricky你是在什么地方見到他的?”我說:“在醫生,怎么了?”“那他現在人呢?”我得意地一笑:“估計已經死了吧1我將打空氣針的事兒告訴了眾人,耶穌呵呵笑到:“醫院就是醫院,在醫院里殺人,手段要狠一點才行,按我說Ricky那個小子不會那么容易就死的。跟長川一組扯上關系的人,行動都是很詭異的。”“長川一組?”唐功成沖著我點點頭,示意我繼續聽下去。“長川一組是日本一個秘密組織,主要是為天皇提供忍者,然后分派到各國監視政要。”我罵了一聲,說:“操,天皇?首相?政要?這都是什么亂七八糟的,扯到小日本頭上去了?”耶穌哈哈一笑特和藹地說:“我跟小日本打交道也有差不多十年了,他們的事情我多少了解一些。這長川一組呢,拿著國家的經費去培養忍者,也倒也無可厚非,但是他的首領好象是一個叫‘井野’的家伙,竟然將這些忍者當成殺人工具向各國兜售,媽的,這就有點不像話了。”我問:“那……那個Ricky是……”耶穌笑了笑:“一個客戶,還是一個關系很密切的客戶。他老爸遇到自己搞不定的對頭,也會去雇傭這批忍者。”“只是很奇怪,不知道現在是怎么了,竟然派出這么多下級忍者,不入流的家伙來對付唐老板。他們莫非沒人了?”唐功成面色有點不太好,我知道他在想什么:“操,就這些不入流的家伙已經把我鬧騰的七暈八素了,要是真派幾個特級忍者過來,老子還有命么?”我一邊想,一邊嘿嘿直樂。聊了幾句,唐功成才轉入正題。“小日本開始有了動作,我們肯定也不能坐以待斃,我準備聯絡附近的幾個大哥,一起派人去日本探探這個長川一組的底。”耶穌沒作聲,好象在考慮什么問題。白骨倒是說話了:“唐老板,你說該怎么做。”唐功成沉默了半晌:“耶穌大哥,你只要幫我查清楚那個長川一組的所在地,就算是幫了我這一個大忙了。”耶穌笑了笑,說:“這沒問題,反正稻川會也對那個長川……唔,明天我就讓人去查,到時候你們只要出人手就行。對了,聽說東三省的幾個黑道大哥特別厭惡日本人,不如你去聯系聯系他們。”我在一旁聽得是膽戰心驚啊,這都什么跟什么啊?連日本都扯進去了!整整一晚,唐功成興致勃勃地說了無數個針對日本人的對策。次日清晨十分,散會,我眼巴巴看著灰熊提著一個身材瘦弱的日本忍者進了車,那日本忍者顯然已經昏迷了。我好奇問:“我說灰熊,你把他扔車里干嘛?嘿嘿……莫非你們對男人有特殊的嗜好……嘿嘿嘿嘿。”灰熊估計還沒忘懷當日我把他弟弟打趴下的事兒,白了我一眼,說:“老大說了,扒了他的皮做個椅子。”“我操……”這話一下子勾起第一次見到白骨時那可怕的場面,我沒再搭理灰熊,帶著浩南幾人鉆進車,灰溜溜地跑了。扒人皮做凳子?老子還沒變態到這種地步!媽的,不過話說回來,日本狗嘛,多讓他受點苦也是應該的。(下載小說到云軒閣www.yxg.cc)

棋牌輔助軟件相關推薦

彩神争霸app